藏界动态
谁在追缉国家宝藏 艺术品侦查人才缘何缺乏?
浏览1846次  更新时间:2013/7/31

谁在追缉国家宝藏 艺术品侦查人才缘何缺乏?

 

 

  近日,前FBI艺术品侦查员罗伯特·惠特曼来中国访问,他在北京、上海、杭州等各大城市进行演讲,并带来了他的回忆录《追缉国家宝藏》,讲诉他二十多年艺术品侦查案件。

  惠特曼于1988年进入美国联邦调查局费城分局,在长达二十多年的任职期间,追回了价值数亿美金的艺术品与古董,2005年,他负责创建联邦调查局针对艺术品犯罪的快速反应部队——艺术犯罪组,担任高级调查员并负责培训新团队。退休之后,他生活在费城,创办了一家国际艺术品保全公司,为世界各地的博物馆提供咨询。在他看来无论是在美国还是在其他国家艺术品侦查人才极度缺乏。

  艺术品犯罪已是一个泛滥的问题

  自二十世纪五十年代拍卖行逐渐兴起,到1980年,艺术品的拍卖价格经常达到七位数以上,尤其是印象派,不断向九位数迈进。艺术品的价值不断飙升起。在艺术品价格飙涨的同时,也吸引了窃案也越来越多。

  在1990年加德纳窃案中,窃贼偷走了十一幅大师杰作,包括维米尔与伦勃朗的作品,这开启了窃贼更肆无忌惮的新时代。窃贼开始突袭全球各地的美术馆。1990至2005年间偷走了总值十亿美元的画作。在卢浮宫,柯罗的作品在一个繁忙的周日午后被人偷走了;在牛津,塞尚的一幅画作在除夕夜庆祝活动期间不翼而飞;在里约,马蒂斯、莫奈及达利各有一幅作品遭窃;梵高博物馆更是在十一年间遭窃两次。

  目前,艺术品与古董盗窃案在跨国犯罪活动中排名第四,仅次于毒品、洗钱与非法军火运送。随着技术的发展,网络、高效的物流运输,让罪犯更容易走私及贩卖偷来的艺术品及古董。

  近年来,中国艺术市场不断出现高价拍品。自2009年《十八应真图卷》在保利春拍上拍出1.69亿的第一个亿元天价以来,中国艺术品市场一日千里、高潮迭起地进入了“亿元时代”。2011年,中国以占全球艺术品拍卖和销售总额30%的成绩首次超越美国,成为世界最大的艺术品与古董市场。

  惠特曼透露,正因为中国艺术市场的兴起,也引起了偷盗者的兴趣,中国艺术品盗窃案逐年增加,目前已成为艺术品偷盗者偷盗的重点对象。从我国国内情况看,近年艺术品盗窃案也屡屡发生。单就古董文物盗窃案件,据国家文物局统计2011年全年接报全国文物、博物馆单位发生文物安全案件72件,其中文物火灾案件16件,文物被盗窃案件9件,文物被盗掘案件44件,其他文物安全案件3件。而2012年文物安全案件增加至307起,其中文物火灾案件16起,文物被盗窃、盗抢案件61起,古遗址、古墓葬被盗掘案件198起,文物安全责任事故6起,其他文物安全案件26起。此外,被外界认为是“固若金汤”的故宫博物院自2011年起两年多时间内发生盗窃、文物受损案件已达到三次,消除故宮藏品和古建筑的安全隐患,迫在眉睫。

  据联合国数据统计,全球大概偷盗的艺术品总价值达到六十亿美元,但在联合国的一百九十二个会员国里,只有三分之一统计了艺术犯罪的数据。“虽然艺术品与古董窃案的规模每个国家都有所不同,但可以确定的是艺术犯罪不断增加,大大超过了防制措施。”惠特曼说。

 

 

  艺术品犯罪不受重视?

  虽然艺术品犯罪案件越来越多,除了少数特例,艺术犯罪通常不受各国政府重视。“虽然重大艺术品窃案会登上新闻头条,也会受到电视的大规模报导,但绝大部分警察机关都不会投入足够的资源侦查这类案子。因为在他们看来艺术品偷盗并不会造成巨大的经济损失。” 惠特曼说,“在美国会有一半的探员去追捕本拉登,但在2004年之前只有我一个人负责艺术品侦查。”

  同时在美国对艺术品偷盗者判刑也非常轻,通常会被当成一般的偷盗来处理,在美国如果偷盗价值200万美金,则只判处十几个月,这让窃贼更加肆无忌惮。

  在我国,艺术品盗窃则要区分是否为文物盗窃。如果属于文物盗窃,则会投入较大的人力物力。法律上,我们近年加大了对盗窃文物行为的打击力度,规定盗窃未遂,但是以数额巨大的财物、珍贵文物为盗窃目标或者具有其他情节严重的情形的,应当依法追究刑事责任。盗窃国有馆藏一般文物、三级文物、二级以上文物的,应当分别认定为刑法第二百六十四条规定的“数额较大”、“数额巨大”、“数额特别巨大”。盗窃民间收藏的文物的,根据被盗文物有效价格证明或委托估价机构估价认定盗窃数额。

  如果是普通艺术品或藏品,则按照一般盗窃罪来处罚。根据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2013年4月公布《关于办理盗窃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以下简称《解释》),调整了盗窃犯罪的入罪门槛。《解释》规定,盗窃公私财物价值1000元至3000元以上的,即构成刑法规定的“数额较大”,可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

  但在艺术品和文物之间的界定是非常严格的。按照《文物保护法》的规定,文物是不可再生的文化资源,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地下、内水和领海中遗存的一切文物,属于国家所有。与此同时,《文物保护法》还明确规定,属于集体或个人所有的文物以及依法取得的其他文物,其所有权受法律保护。我们通常所说的古董、古玩和艺术品,应该特指民间收藏的、不在国家禁止买卖之列的那部分文物。公民合法所有的文物,法律允许其相互交换或者依法转让和流通。

  但是不管是文物和艺术品,其最本质的问题是对艺术品价值的认定。对于被盗物品价值判断成为判刑的最大争议,盗窃罪最主要的表现便是盗窃数额。例如,2011年闹得沸沸扬扬的故宫盗窃案件中被盗的物品比较特殊,不属于文物,属于一种收藏品、艺术品。据当时的新闻报道:侦查机关经过补充侦查,也没有对九件物品作出一个客观的价格结论。尽管盗窃者石柏魁在专家看来所窃物品均用黄金、铂金、钻石、宝石等贵重材料制成,出自名家之手,非常珍贵稀有,具有不可复制性。但如何认定盗窃数额的问题,公诉机关最后选择的是投保金额。辩护人对公诉人起诉的盗窃罪罪名不持异议,但是强调,盗窃罪量刑重点是盗窃物品的数量和价值,公诉方按投保价格指控证据不足。最终盗窃故宫罪犯石柏魁13年有期徒刑。尽管检察院方面已经表示这已属于“情节特别严重”,应该“重判”。但就在其作案一周之前的2011年5月1日,刑法修正案(八)针对盗窃罪已经取消了死刑。因此对于偷盗者来说无论盗窃多大金额的艺术品或者文物,都不会判死刑,这对偷盗者来说是否是一种安慰呢?

  然而在欧洲,艺术品犯罪却得到政府极大的重视,投入大量人力物力。法国艺术犯罪防范小组位于巴黎,有三十名专职探员,并且由国家宪兵总对的上校担任组长。伦敦警察厅指派十几名警官专门办理艺术犯罪案件,并让办案探员和指定的艺术及人类学教授合作。意大利是最重视的国家,其艺术与古董小组的人员多达三百人,是个备受敬重而且充满执行力的团队,由意大利国家宪兵队的乔瓦尼·尼斯特里将军领导,他们动用的资源与美国缉毒署打击毒品的手段相同,包括采用直升机、网络侦探,甚至潜水艇。

  惠特曼说:“我们通常引起政府的重视是来自舆论的压力,如在美国针对烟草、地雷、艾滋病毒以及钻石贸易造成的人权侵害通常会举行公共教育活动,在舆论的强力要求下,政府会被迫必须采取行动。”但是,他说道:“许多人都不把艺术犯罪视为犯罪行为,这种意识只要存在,就不可能产生强大的舆论。”而公众会容忍窃取艺术品与古董的犯罪行为,部分是因为许多人认为这种罪行没有受害者。

 

 

 

 

 

  紧缺的职业:艺术品侦查人才

  艺术品侦查员是一个新的职业,但在全球来看,专业的艺术品侦查员人数少得可怜。美国联邦调查局中艺术犯罪小组成立之前,局里只有一名专责的艺术品卧底探员,也就是罗伯特·惠特曼。2005年训练了八名艺术犯罪组人员,至今已有13人,然而对于整个FBI探员来说,所占的比例也是极小的。随着近年艺术品盗窃案不断增加,艺术品侦查员也越来越不可忽视。

  但是艺术品犯罪组的人员流动率非常高。惠特曼告诉记者,自2005年训练的八名艺术犯罪组人员,到了2008年都已调至其他职务,尽管现在的艺术犯罪组还在,却是一名受过训练的考古学家主持,而不是FBI探员。惠特曼说:“我不怪他们,因为艺术品犯罪组不像其它小组更容易得到社会认可。一件艺术品犯罪案件需要静放三四年,等到偷盗者找到买家准备出手时,才能有机会侦破。”正因如此,艺术犯罪组无法成为一个训练有素而且凝聚力的小组,也无法把团队的经验传承下去。

  在我国,据从公安部门了解,目前并没有专业的艺术品侦查人才,更没有像美国或者其他国家那样专业的艺术犯罪小组,大部分这类案件通常会归到经济案件中进行处理。在警校的培养中,也并没有艺术品侦查这方面的专业。

  而在在FBI时,惠特曼回忆说:“接受过体育训练和防伪、法律、射击等课程,这些对我的工作非常有用,但我大部分是靠脑子和嘴,不是靠暴力,如果靠暴力,说明这案子已经很难办成了。如果要采用暴力的话,一般会找警察来做。”

  在惠特曼看来,艺术品侦查人才最关键的是需要具备一定的艺术史的知识和法律知识。他说:“我们并不需要他们有多强的鉴定能力,但需要能辨别不同风格的作品。如果有法律知识,熟悉各个地区的法律,则会给艺术品侦查带来很多便利。因为每个地区、每个国家的法律都不同,在执行时要注意不触碰各地区的法律。” 他表示随着每年不断增长的艺术品、古董失窃案件,在未来必然对艺术品侦查人才的需求越来越多。

 

 

北京网站制作专业网站制作公司北京网站建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