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卖常识
2013春拍齐白石“高立千年”8050万成交
浏览2047次  更新时间:2013/7/31

 

 齐白石 高立千年 水墨纸本 立轴 296×70.5 cm

 

 

 综观目前传世的齐白石《松鹰图》,我们不难得出这样的结论,一是尺幅巨大,非六尺纸以上尺幅不得尽述其志;二是不轻为常人所作,其受画者多为位高权重的名人显宦、各界名流,所谓鹰画赠英雄,适得其所。目前我们所能看到的齐白石松鹰图,上款人既有北洋时期的总统也有国共两党的领袖,更有军政显宦、学界名流等,所以老人的松鹰也画得格外用心,迥异於寻常酬应之作。

  迄今所知,老人的松鹰图都作於定居北京之后,从20世纪20年代到50年代,他先后画过很多不同幅式的松鹰图。松鹰图在传统文化中多有寓意,多将松树象征长寿,老鹰象征英雄,而齐白石笔下的松鹰除了以上比兴意义外,更多了一层拙厚朴茂的生命气息。白石老人画松鹰无疑带有乡思之情,其家乡湘潭一带多松多飞禽,因此他的松鹰图无一例外得以家乡的马尾松作为配景;为了衬托鹰的刚健之美,将松与鹰并置,松树本身具有一种挺拔不凋的品质。松鹰图不仅体现着阳刚的力量,还洋溢着对英雄的崇敬之情。

  在此幅松鹰图中,一枝遒劲的老干贯穿全画,下有小枝穿插承上以作呼应,虬曲的松干和细密的松针均以带有篆书笔意的线条徐徐写出,线条刚强又不乏韧性,画家以过人笔力表现出了松树苍劲的风姿。画幅上端一隻雄鹰静立在松干上,侧身回眸,远瞩前方,使人感受到一种独立苍茫有所思的英雄孤傲之气。鹰之造型写实,喙、眼睛及爪以劲健的墨线勾出,喙尖锐而弯曲,带有利钩的趾爪十分有力。身体和羽翼全用水墨点厾写之,表现出羽毛的层次感和质感。整幅章法稳中有变,笔道厚实,墨气苍润,造型拙中见巧,充分展现出了雄鹰的霸气。苍鹰完全居於画之上部直达顶端,更利於表现雄鹰居高远眺、傲视天下的天性。画左侧老人用篆书写下了“高立千年”的画题,并辅以行书长题,书法用笔如截铁,使观者精神为之一振。再钤上一朱一白自刻名章二方,下方有一方自刻“人长寿”朱文长方大印,表达了画家的祝愿。齐白石的书、画、印三绝功夫都在这画上展现无遗。

  此幅上款“真夫仁兄”为国民党陆军上将张镇(1899-1950),张为湖南省常德人,和齐白石是湖南老乡。张镇为黄埔军校早期毕业生,与国共两党高层均保持着良好关系。抗战结束后,1946年,齐白石先生恢复因战争而停止的卖画刻印生活。10月飞赴南京参加中华全国美术会举办的齐白石作品展,期间结识时任宪兵司令、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和三青团中央监察委员的张镇将军,为其制印、绘画数件,此画即为其一,也是齐白石赠张镇画作中最精最大的一件,此画长近3米,宽70厘米,堪称白石老人松鹰图中的巨制,尺幅之大超过了此前各大拍卖公司拍过的同题材作品。

  关於此画的传承还有着一段耐人寻味的故事,蕴藏着深深的人情味。齐白石画给张镇以后,国共内战爆发,国民党政府退守台湾,不久张镇就过世了,留下了一大家子家人,张在去世前把家属的照料都托付给了其好友袁守谦,并将一些珍藏赠给了袁氏,齐白石《松鹰图》即为其一。袁守谦为张镇的同袍好友,官至国民党中将,因此也有能力来负担照料亡友家人的重任。他接受了好友的临终托孤,直至把他们抚养成人,当张家子女长大成人以后,袁守谦慨然将这张《松鹰图》送还给张家子女,此举颇有古风,为今人所难及。

  白石老人画鹰,既有八大山人画鹰之风采与神韵 ,又有着强烈的个人面目。在其学生中,以画鹰著称的有李苦禅、王雪涛、吴作人等,从他们的鹰画中,都能不同程度地感受到白石老人画鹰的影响。从这画中我们可以体味和感受到白石老人画鹰造诣的精湛和其鹰画中蕴涵的深厚内涵。

  据有关资料显示,齐白石曾赠予张镇一件篆书四言大对联,联语为:“持松为寿,与鹤同侪”,在此对联的边跋上详细记述了此件《松鹰图》的创作经过:“丙戌十月之初,予因真夫乡先生之召,来金陵居月余,将还北平。无以为别,画丈纸之长松,松上立鹰,篆四字云高立千年,越明日,又篆此大联”云云,正可作此画的旁证资料。此次,还发现了张镇的铜质官印、象牙名章等数方常用印鉴,更为其高官身份提供了可靠的佐证。

 

北京网站制作专业网站制作公司北京网站建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