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宝典
香港春拍:逆市中现当代艺术的拍卖之术
浏览3103次  更新时间:2013/7/31


保利香港“中国及亚洲现当代艺术专场”拍卖会

  现当代艺术板块向来是香港拍卖的重头戏,随着6日晚保利香港“中国现当代纸上作品专场”的结束,2015年春季香港亚洲现当代艺术拍卖的第一季 随之画上了句号。在这行情并非大好的光景中,香港苏富比、香港嘉德、保利香港相继推出了自己的应对策略,短短三天里的八场拍卖中,日、韩艺术保持着强劲的 上升态势;东南亚艺术创新纪录者虽仍旧最多,却已经没有了往年的全面开花态势。中国方面,很多老一辈的著名艺术家再现了自身艺术的能量,当代艺术则经历着 拍场的瓶颈,青年一辈虽无“黑马”出现,却在整体上保持着平稳的态势……总之,香港第一季春拍中现当代艺术的表现总体略低于往年,显得相对“平”。

吴冠中的油画《滨海城市(青岛)》经过多轮竞争后以3300万港元落槌

  在这八场拍卖中,香港苏富比“现当代亚洲艺术晚间拍卖”、“奇 − 当代文人艺术”、“现代及当代东南亚艺术”、“当代亚洲艺术”、“现代亚洲艺术”成交额分别约为6.03亿港元、0.84亿港元、0.93亿港元、 0.83亿港元、0.84亿港元,总成交额约9.48亿港元;其中“现当代亚洲艺术晚间拍卖”和“当代亚洲艺术”的成交率分别为83%和79.5%;香港 嘉德“中国二十世纪及当代艺术”总成交额达0.39亿港元,成交率约为83%;保利香港“中国及亚洲现当代艺术专场”、“中国现当代纸上作品专场”成交额 分别约为2.53亿港元、0.34亿港元,总成交额约为2.87亿港元,成交率分别为80.46%和60.82%。

  保利香港的“专场”策略及“纸上”奇兵  今年是保利拍卖成立十周年,为了迎接这个特殊的时刻,保利香港在各门类都加大了筹划力度,在中国及亚洲现当代艺术作品方面,据保利香港拍卖有限公司执行 董事张益修介绍:“继续发扬中国艺术品优势的同时,还引进了更多不同区域的优秀作品呈献给广大的藏家,包括白发一雄、草间弥生,以及推出艺术家陈文希、陈 荫罴、李曼峰的艺术专场。”

  将陈文希、陈荫罴、李曼峰三位艺术家的专场作为保利香港“中国及亚洲现当代艺术专场”的起始,获得了相当不错的预热效果,也招徕许多藏家前来竞拍,使得保利香港成为今春拍场买气最旺的一家。

  这三位艺术家作品的估价大多数在20-50万港元之间,起拍价格也相对保守,很多藏家及内地画廊主竞拍,结果也相当理想,陈荫罴的17件作品悉 数拍出,成交价均高出最高估价,其中进入百万级别的有抽象作品《浮光》和《灵飞》,分别以190万港元和150万港元落槌;仅有的两件表现主义风格作品 《雅各躲避拉班》和《献上以撒》尺幅较小,亦取得了高出估价数倍的成绩,如《雅各躲避拉班》估价在4-6万港元间,经过多方竞价后,以20万港元落槌。陈 文希、李曼峰的专场效果不及陈荫罴,陈文希9件拍品成交6件,李曼峰4件拍品成交3件,两人的落槌价多在估价以内。但不可否认的是,此三人尤其是陈荫罴的 专场,带动了保利香港整个“中国及亚洲现当代艺术专场”的气氛。

  该拍场内的中国20世纪艺术家的表现大致与苏富比类似,吴冠中的油画《滨海城市(青岛)》以1800万港元起拍,经过多轮竞争后以3300万港 元落槌,另一件名为《长江三峡》的拍品也以1000万港元落槌;赵无极的《火鸟》以800万港元起拍,1500万港元落槌;林风眠的作品《宝莲灯》也取得 了920万港元落槌价的好成绩。而在此前数小时,苏富比的林风眠专场亦传来捷报,10件作品全部拍出了好价格,其中《霸王别姬》以1064万港元成交,超 最低估价4倍,以至于有现场藏家发出“捡漏不易”的感叹。  对于这些质量上乘的拍品,据著名藏家、台湾羲之堂总经理陈筱君观察,发现今春拍卖的买家多呈 现出极为理性的表现,对于艺术家的这些好的作品,均会引来众多藏家的追逐,甚至不惜高价,而那些较为平凡的作品,藏家则多表现出理性和克制的态度。

  该拍场中的中国当代艺术出现了与苏富比中同样的瓶颈,老一辈当代艺术家因为没有顶级作品的出现并未能赢得多少关注,那些相对普通的作品多因为估 价过高,未能取得太好的成绩,甚至出现流拍的现象,如6件叶永青创作于80年代末90年代初的作品,有4件流拍,成交的两件作品仅以最低估价落槌;周春芽 的两件90年代中后期作品也均流拍。

  该拍场中,余友涵的小专场是宣传的重点,《毛主席和韶山农民谈话》、《毛主席和自由女神》、《焦裕禄》、《1991.1》四件不同时期的重要代 表作,不仅在余友涵的创作主题与风格演变中呈现了中国当代艺术的缩影,也取得了相当可观的好成绩和“高影响力”,分别以750万港元、780万港元、 200万港元、140万港元落槌,其中拍品《1991.1》,竞价过程十分漫长,近半小时方才落槌,落槌价是最低估价的5倍。

  青年艺术家中,70后袁远取得了还不错的成绩,《无翼女神》、《流动VI》估价分别在20-40万港元、20-30万港元间,最终落槌价分别为 80万港元和55万港元。而在此前一天的苏富比现当代日场中,袁远的两件分别创作于2011、2012年的油画《无题》、《城市的秘密》亦取得了好成绩, 其中《无题》以106.25万港元成交,是最高估价的三倍多,《城市的秘密》以125万港元成交,是最高估价的两倍。其余青年艺术家的表现则相对平稳。

  在今年,保利香港将拍品做了地域、时间及媒介上的划分,即首次推出了“中国现当代纸上作品专场”,对于这一做法,有藏家表示,体现了保利拍卖充 分利用自己对内地艺术家作品的征集优势。这一点似乎是正确的,从上拍的艺术家作品看,不仅仅容纳了早期水墨的先驱,亦包含有大量的新文人画作品,近年来相 对火热的观念水墨及新水墨、新工笔也大有人在。

  而张益修则强调,他们不仅希望“通过‘纸本’这一百年来的承载媒介来梳理中国艺术的成长历程。”在这之间,保利香港也加强了对“港台水墨艺术” 的挖掘与整理,如王无邪、方召麐等。该拍场以艺术家众多为特色,成交率虽仅为60.82%,却也在预料之内,因为这里所容纳的海量艺术家并非人人的作品都 有成熟的拍场经历。表现较为稳定的是梁铨的作品,近一两年来,无论其早期的重彩表现拼贴还是近期的抽象水墨拼贴,均呈现出稳定上升的趋势,此场其4件拍品 也以不错的价格拍出。可能此场的最大意义正如保利香港所说的,不仅仅希望把他们的作品卖给藏家,更是一个培养艺术家市场及各地藏家关注他们的平台。

香港嘉德“中国二十世纪及当代艺术”拍卖现场

  嘉德的“少而精”与苏富比的“广而廉”

  不同于香港苏富比及保利香港在该板块中投入的人力物力,香港嘉德以其惯有的学术形象,打造了一个以东方美学贯穿整场拍品,且“融贯中西,兼容并 蓄”的精致专场。据香港嘉德中国二十世纪及当代艺术业务经理郭斯予介绍:“我们秉持的原则还是希望把质量控制好,在数量上并不求多,主要是希望能够在我们 原本关注的与搭建的美学体系下够做一个更完整和深入的呈现。所以,这次在整个作品的规模上还是维持比较精致的局面,但在学术性、广度上比往年更扩充,也就 是说我们在视野上更开阔,比如这一次多了几幅日本名家的作品,但这都是在我们征集时设定的架构内,也就是‘融贯东西’的创作路线和东方美学概念之下的延 伸。这一次作品的质量非常平均,其实这也是我们拍卖公司、我们部门一贯的风格特征,估价上也很平实。”

  在该拍场中,仅仅上拍了36件作品,也许因为作品太少的缘故,并未能吸引太多藏家亲临现场,但这却丝毫不妨碍现场的竞拍气氛,近一个小时的竞拍,香港嘉德“中国二十世纪及当代艺术”总成交额达0.39亿港元,成交率约为83%。

  上拍作品虽少,却“五脏俱全”,36件作品被悉心地规划为三大版块。20世纪华人艺术呈现了林风眠、关良、朱德群、刘国松、萧勤等艺术家的作品,整体表现与苏富比、保利相当,其中朱德群的《构图第十六号》以380万港元起拍,820万港元落槌,为本场第二。

王怀庆1999年的大尺幅明式家具系列作品《榻》

  华人当代艺术表现相对理性,王怀庆1999年的大尺幅明式家具系列作品《榻》,也是该场拍卖图录的封面作品,800万港元起拍,以该拍品的最低 估价900万港元落槌,拔得本场头筹。其他如苏笑柏2008年的经典大漆作品《卓立不群》、徐累的《虚浮》落槌价均在估价内;郝亮的《幽鸣》取得了不错的 成绩,以超出最低估价3倍多的90万港元成交。另外,此次专场中日本艺术家草间弥生的《有南瓜的静物》表现一如今春所有她的作品,取得了远高出最高估价的 的成交价。而藤田嗣治与加藤泉的作品,因在华知名度不如草间弥生,落槌价均在估价间。

  4月5日下午2时开始的香港苏富比亚洲当代艺术日场,现场气氛与整体板块作品拍卖情况也与香港嘉德相似,不同于嘉德 “少而精”的策略,苏富比选择了建立在尤伦斯夫妇藏品之上的“广而廉”策略。

  此专场尤伦斯夫妇带来的藏品上拍62件,占该场拍品总数量的近三分之一。拍场表现整体不错,流拍10件,专场成交率约为84%,略高于整场的水 平。这些拍品的估价绝大部分在50万以内,且多为当代名家的早期作品,其中占多数的影像作品起拍价仅万余,如此低的价位不得不说为在场举牌的买家打了一剂 兴奋真,竞价显得要比晚场紧凑、激烈得多。其中估价在几十万以上水平的作品竞价相对理性,相持的局面往往会停留在预估价之间,或略微高于最高估价,如顾得 新创作于20世纪80年代初期的数幅油画多有较好表现,其中《B27》拍品引来激烈竞价,最终以42万落槌,是最高估价15万港元的三倍有余。而那些价格 在10万以下的拍品,因为价格很低,竞拍者显得多少有点“任性”且散乱,这一现象尤其地表现在二十余件照片拍品中,这些拍品多数估价及起拍价在万余,除了 王庆松创作于2000年的《老栗夜宴图》成交价在32.5万港元,以及袁广鸣的《城市失格-西门町:日与夜(一组两张)》以16.25万港元成交,超出最 高估计一倍多外,其余都在10万港元以下成交。

  在尤伦斯专场之外,日、韩的艺术与保利、嘉德一样,均有着同样的好成绩,广得中国藏家喜爱的日本艺术家草间弥生的作品有11件,全部成交,除最 高成交价拍品《无线网(2BD)》以估价内224万港元成交外,其余成交价均超出最高估计。百万级别者如《南瓜》,以212万港元成交;《帽子》以125 万港元成交;《水玉》以137.5万港元成交,其中,以106.25万港元成交的另一件装在盒子里的小《南瓜》,估价仅在22-32万港元,引来了藏家的 激烈竞争。

  至于中国“老”一辈的当代艺术家,他们在苏富比夜场时的表现本就令人惋惜,全场的12件流拍作品中,该板块就占了8件,流拍率高达为40%。这 一表现也延续至日场中,估价在400-600万港元间的张晓刚的《血缘系列-黄色婴儿》在竞价至380万港元时流拍;谷文达的三件上拍作品均流拍。而较新 的面孔普遍表现得稳中略微有升,如陈可的《一条名叫X的狗之一》,略高于25万最高估价成交,张业星的《午后》,仇晓飞的《火车站》、《小凉亭》等艺术家 的作品成交价也交均超出最高估价。其中,表现较为突出的袁远,我们已经在前面介绍。

北京网站制作专业网站制作公司北京网站建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