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卖常识
万众瞩目:达莎·朱可娃
浏览933次  更新时间:2013/6/5

 

朱可娃站在一幅莎拉·卢卡斯(Sarah Lucas)的拼贴画旁,照片摄于她的朋友威克费尔德在纽约的家中。
  作者: 莎拉·道格拉斯
  野心勃勃、光彩照人、人脉通达,艺术界的女沙皇达莎·朱可娃是一个新俄罗斯的象征,这个俄罗斯,是愿意在一些大制作艺术计划上一掷千金的──当然,还有所有能用钱买到的顶级艺术品。 

  作为一个俄罗斯寡头(oligarch)的女儿,另一位寡头罗曼·阿布拉莫维奇的女友,朱可娃一直过着满世界跑的生活,这一点是很出名的──我们见面的时候,她刚从圣巴泰勒米岛度假回来,在这之前,她还在莫斯科、伦敦和纽约参加时装周的活动。不过,要把艺术界掌握在手中,需要的不仅仅是金钱和人脉。她和阿布拉莫维奇是当今世界上最认真的现代和当代艺术藏家之一,而朱可娃在莫斯科创办的非营利当代艺术空间──当代文化仓库中心(GCCC)也是俄罗斯第一个当代艺术机构,2008年9月这个机构在莫斯科一个空旷的巴士停车场宣布开幕,在国际艺术界引起巨大的反响,据说她花了300万美元来对那里进行改造。朱可娃可以说是一夜之间成为一个象征的,她代表的,不仅仅是一个愿意把刚刚挣到的亿万资本投入到文化产业的新俄罗斯,还是一个更广泛意义上的具有强劲购买力的新兴市场。媒体的目光纷纷集中过来,但并不是所有的舆论都是恭维。 
在洛杉矶接受我的采访时,她看上去就像是在自己老家。这不奇怪,虽然出生在俄罗斯,她的成长岁月基本上是在洛杉矶度过的,还在加州大学圣芭芭拉分校上了学,读得是斯拉夫语专业。
  朱可娃是在大学毕业后移居伦敦和父亲住在一起时开始投身当代艺术领域的。她和一个艺术家朋友参加了一些展览开幕式,但真正参与其中是在认识了44岁的俄罗斯石油大亨、艺术藏家、英格兰足球队老板、世界顶级富豪阿布拉莫维奇的时候。两个人的关系成为小报的谈资。据报道两人在阿布拉莫维奇和自己的第二人妻子离婚前就已经开始了。去年坊间流传的一则报道还说,他给她在乡下买了一块100英亩的地产。文化领域更关注的是两人在艺术收藏方面的作为,这是大众媒体不太感兴趣的。
  2008年5月,阿布拉莫维奇在纽约苏富比用8630万美元买下了弗朗西斯·培根的一件1976年的三联画,此前他应该还在拍场上出手买过德加、佛洛依德、莫奈、格哈德·里希特等名家的作品。朱可娃不愿意谈论他的收藏,对自己的则显得非常谦逊。“在俄语里,建立了一个收藏和收集了很多作品是两码事,各自有个专门的词来形容,”她说。“一个收藏意味着藏品之间存在关联,你会涉及到所有的时期和流派,这是经过深思熟虑的。我的收藏比较随机,因为我是用感情来判断的。没有什么规律。”她喜欢有幽默涵义的作品。“我有许多社会主义现实主义的的作品。我很喜欢其中的讽刺意味。”她还很仰慕培根,不过当我问起阿布拉莫维奇买下并挂在伦敦寓所的那件三联画是否是两人共有时,她没有予以肯定。 
高古轩曾说,两人作为藏家的关系,经常受到误解。“你听到的可能是这样,达莎喜欢收藏艺术品,所以让她的富豪男朋友来买单,其实不是这样,”他说。“他们是合作的,罗曼也是参与进来的。”
  朱可娃的忠实支持者遍布整个艺术圈。事实上好像没有谁会说她的坏话,所有人都说她是个精力充沛、充满好奇的人。吹毛求疵的人可能会说,是个人都不会跟钱做对,这种话熟悉她的人听到都会一笑置之。LACMA总监迈克尔·戈万(Michael Govan)形容这位博物馆董事是个“朴实的人”,“看问题眼光长远。”据佩斯画廊总裁马克·格利姆彻说,一旦你进入了她的那个小圈子,她会经常向你倾诉一些野心勃勃的想法:“你就是其中一个保龄球瓶,她不停地抛着球。有时候你会被她打倒。”
  格利姆彻是在2007年12月认识朱可娃的。朱可娃打算在俄罗斯办一个马克·罗斯科展。格利姆彻对此持怀疑态度。考虑到报关和气候控制的问题,他说,“要是跟人说,‘把你的罗斯科拿到俄罗斯去,’立刻会被拒绝。”但是,主持车库改建工作的建筑师詹米·福伯特(Jamie Fobert)在这座由梅尔尼科夫在1926年设计的建筑里部署了顶级的气候控制系统,因此,当佩斯把陷入丑闻的金融家艾兹拉·墨金(Ezra Merkin)的罗斯科画作以1.5亿的价格卖出时,新主人答应把画作借给朱可娃。
  这次历史性的展览是在去年开幕的。朱可娃采纳了老一辈纽约艺术史学家、批评家埃尔文·桑德勒(Irving Sandler)的一个有些极端而且未经实证的建议,把画廊的灯光调暗,创造一种冥想的氛围来配合罗斯科作品的气息。这种方式的反响是褒贬不一的,她笑着说,有的观众把这理解为是在回归苏联时代的节俭习惯。“有的人是明白的,有的人却说,‘太可怕了。我们知道这是俄罗斯,可这都什么年代了!”
  到年底,她要把画廊搬到莫斯科的另一个场地,在圣彼得堡还要开一个分店。她的设想是把车库做的“更民主……要给不懂艺术的人看。”
  老车库空间将要大出风头一番。它的最后一个展览定在9月份莫斯科双年展期间,内容是MoMA的马琳娜·阿布拉莫维奇展的又一个版本,这种需要观众参与的展览和朱可娃给GCCC的民主定位相契合。车库的参观人数非常惊人:第一年吸引了20万人次,上次莫斯科双年展期间,一个月就有10万人次。等到阿布拉莫维奇展开幕,这个数字还会蹿升,当初在MoMA这个展吸引了56万人。
  朱可娃计划的圣彼得堡分店位于新荷兰岛上,这是一个阿布拉莫维奇斥资4亿美元人工建造的艺术区,项目已经展开建筑师招标。在尊重环境的同时,朱可娃希望设计能够“有一个突破。”
  新荷兰区的计划本身前景很好,但存在物流方面的困难。在圣彼得堡组织过当代艺术计划的高古轩说这将给这座城市带来“天翻地覆的变化”,因为它本身没有什么当代艺术。埃尔米塔日博物馆也就是最近十年里才聘请了当代艺术策展人奥兹尔科夫(他同时恰好也是朱可娃的GCCC顾问)。不过那个场地由于长期弃置,地基已经老化,需要经过复杂的强化处理。另一方面,这座城市是总理普京的故乡,考虑到他和阿布拉莫维奇过从甚密的种种传说,也许对实现这个计划是有帮助的。
  与此同时,朱可娃正在和独立策展人威克费尔德(Neville Wakefield)合作一个威尼斯双年展展览:一个在大运河上空漂浮的巨型大屏幕,放映一些短片,比如林赛·罗韩的这部。这座建立在贸易基础上的城市是禁止公共广告的,这件作品似乎可以成为一个犀利的讽刺。用格利姆彻的话说,这个概念听起来像是朱可娃的又一只“保龄球瓶”,只不过这次是面对国际艺术界。一定是一个全中。

北京网站制作专业网站制作公司北京网站建设